Sunday, 22 June 2008



从 Harbour Front Centre(我每次还是把这个地方叫成 World Trade Centre)的停车场望出去,就在 Cable Car Tower(还是也改了别的名字?)旁的一栋建筑物,正拆到一半。这一带我并不是太熟,这栋建筑物可能是原来的油轮码头所在。码头换了新的地点,建筑物算是完成了“历史使命”,大概也废置了一阵子,最终在发展的大势之中,还是得拆了。

拆拆建建,在岛国的日常生活中,倒也是每天都发生的,原本没什么稀奇。一栋建筑物从无到有,总要经历个两三年,隔一段时间经过那个地点,还是看到一点一点建起来的样子。而且,看着一栋新的建筑物建起来,就像看着一个新的生命诞生成长,总是有那么一点喜悦和期盼。

要拆,就快得多了。一两个月没有经过的地方,怎么突然就觉得空荡荡的?还得要努力想一阵子,才想起原来那个地方原来有一栋怎样怎样的建筑物。有一个熟悉的景观消失了,总会有些失落。这也许就是我们成长过程中被教会的一种认知和感受方式。嘿嘿,突然想到,有没有哪一个文化中,是教小孩看到东西消失要开心的?

话说回来,拆到一半的建筑物,那么赤裸裸的在眼前出现,倒真是很少有的。因为,建筑物被拆的速度,比人重访的速度要快得多很多。Vivocity 我最近也算去得比较多,就刚好让我看到这栋拆到一半的建筑物。“拆到一半”——在新加坡这个讲究效率的地方,还真不容易遇到呢。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画面却让我联想起地震发生之后的场景。如果没有周围的 context, 单看那栋拆到一半的建筑物,真是像啊。可是,这两个情境从人的角度来说,却又是那么不同。也许,多数的人看到这种拆建筑物的情况,倒也不会觉得怎样。可能在岛国的环境里,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突然难过起来。可能是因为想起地震吧,我这样安慰自己。

1 comment:

jiumu said...

这被拆的修船码头和建筑物就在我们 Keppel Club 第三洞隔邻,赤裸裸的空地,看来很不顺眼,原有一棵棵的树,尤其是我们最喜爱的相思豆树也被砍,再也没相思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