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3 February 2008

台北的一场演讲

首先是为了龙应台,其次是为了王赓武,我提早一天到台北,出席星期六下午由龙应台文化基金会主办的“国际名家论坛”。在中山堂举行的演讲,由王赓武主讲《中国人?华人?东南亚版的华人“认同”》,龙应台主持。

这场演讲是在台北,可是,演讲却是用英语。英文题目是: What Kind of Chinese? Southeast Asian Variations. 根据龙应台的说法,台北有许多外国人,根据讲员和讲题的需要采用英语,说明台北是一个国际化的城市。王赓武在演讲开始时则说,这个课题有其特殊的语境,一方面,东南亚有多种语言,由于历史背景的关系,共同语是英语;另一方面,这个课题的讨论,主要是以英语进行。

的确是如此。龙应台用心良苦,邀请了好些国际学者以英语演讲,让台北听众有更强的国际意识,而不是越来越内视。王赓武用英语说关于“Chinese”的课题,以一个国际视角进行讨论,而不是中国人/华人以华语/国语/普通话在对中国人/台湾人说话。

王赓武演讲的内容,我大部分都已经知道的了。但是,在一个全然不同的环境和观众之中,却有不同的感受。

整个中山堂光复厅爆满,主办者还不断加座位,大概有五、六百人的样子。现场的听众,有的可能很早就入场,一直静静地等待演讲的开始。现场有同步通译,演讲入场是免费的,可是使用机器要收费,普通听众200台币,学生100台币。不过,有更多人没有用通译服务。

问答时间,有一个年长观众相当气愤地问:“你是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中国话?”我能够理解他的感受。在台北,华语是官方语言也是共同语言,王赓武的华语说得跟他的英语一样好。他的问题,可能更是针对龙应台。龙应台在台湾人面前说英语,难免人们会有怪异的感觉。

另外也有马来西亚和缅甸来的学生问问题。有一个马来西亚学生,指责1965年的王赓武报告书主张将南洋大学的教学用于改为英语,又指责李光耀消灭华校。王赓武显得相当无奈,说报告书是新加坡独立前进行的,主张的是除了华语,南大学生也应该学英语和马来语,这是在新加坡还是马来西亚的成员的背景下提议的,新加坡独立以后,这个报告书就应该作废。(关于这桩公案,已经有学者进行研究,并写成论文。)

台湾的观众,一般上是问一些有关东南亚华人历史的细节。有一个观众,问王赓武对于最近民进党政府将“国语/文”改称“华文”或“汉语”的看法。另一个观众,则问在全球化的语境中,华人认同的前景如何。

演讲加讨论加问答,超过三个小时。会后,我上前和龙应台打招呼,她很惊讶我的出现。我说:“我是特地为这场演讲来台北的。”一旁,许多人围着王赓武,我就没有去和他打招呼了。

龙应台说晚上还有一场王赓武和大学生的闭门讨论,问我要不要去。我说,我要去牯岭街小剧场看戏。她笑笑。我想,她是了解我更大的兴趣是在剧场。

1 comment:

pj said...

在新加坡的演讲,也听得津津有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