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0 February 2008

继续期待

我想了很久,应该要怎样写一点有关《如影随行》的想法,但是,却很难想到有什么非写不可的。我不讨厌这个戏。这样的说法,是不是暗示我也不是很喜欢这个戏?很难说。

我从1984年看赖声川为兰陵剧坊导演的《摘星》开始,到《如影随行》为止,一共看了赖桑的12部作品,从台北到香港到新加坡,都是在剧场看现场的。每一次看都有惊奇,都有发现。《如影随行》是一部相当“不赖声川”的戏,可以这么说。

赖桑做剧场,很出色的一点,是他能够掌握发挥剧场空间的特点,也很能够说故事说得精彩。表演工作坊的那些经典作品如《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暗恋桃花源》等不说,我最怀念的是他为国立艺术学院戏剧系编导的《变奏巴哈》和《田园生活》。

很想看看《如梦之梦》。那天,听赖桑的演讲,描述《如梦之梦》的创作形成过程,一个故事扣一个故事,那种叙事方式太迷人了。七个半小时的戏,呵呵,“华艺节”有办法带来新加坡吗?

对于“华艺节”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吧,连十八个小时连演六场的《牡丹亭》都能够请来新加坡演出了呢。

4 comments:

雁智 said...

Esplanade的空間似乎不適合如夢之夢的"環形"需求...不過也許可以有不同的呈現方式^^

pj said...

不,千万不要换!
那天赖导的演讲,一直说很想看《如梦之梦》
读了那个剧本,真的很gian,想看life的!

Pianist said...

今天旁聽了老師的《暗戀桃花源》。雖然講堂課内容和去年一樣,但是,再看一次《暗戀桃花源》,再聼一次老師的解析,腦袋依然迸發出許多新的意義。

上了一年中國近代史的課,對兩岸關係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累積的經驗和知識又賦予了《暗戀桃花源》新的意義。每一次的重讀,都擦出不同的火花。這就是文本的魔力。

很慶幸當年因爲 HC214 而開始接觸戲劇。看了《如影隨行》,目前暫時還沒時間對文本做出更多的思考(忙嘛)。不過我還是認爲,《暗戀桃花源》是部一生中必看的戲劇。我們能夠看到現場的,真的很幸運。 :)

p/s:不好意思,在《如影隨行》的版面扯《暗戀桃花源》,哈哈。

Anonymous said...

那天上午听赖先生讲戏,感觉他禅定中处处见精彩。带着兴趣和期盼看晚上场《如影随形》,不知怎的一开场就有点失望,可以说始终没有感动。不过,很好玩的,我旁边的观众笑到完呢。是不是我不会看戏呢?我后来想。

我认为这个戏剧太杂烩,也缺少一点情思,要知道名为《如影随形》,似乎应该有点抒情性吧?另外,创作或创意到底是故事元素的组合,抑或应该是在这些元素的基础上生产出新的东西呢?在这点,林奕华的《水浒传》真的很天才呢!

柯教授,看到南大戏剧开讲坛,希翼能够参听,可以吗?
fl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