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9 October 2007

筷子和叉匙

舅母看了我的部落格,知道马六甲和绍兴都有刻了我的名字的房子。当我星期天到她家吃饭时,就拿出这双筷子来给我用。

我不是第一次用这双筷子,某些特殊的日子,舅母就会拿出来。不过,当我看了摆在饭桌上的筷子,心想啊呀,怎么“到处”都刻了我的名字!




两支筷子都刻上我的名字。其实还不只这双,每一个人都有一双刻上名字的筷子呢。近一点看,就可以看到名字了:



这是舅母和舅舅几年前在香港山顶的纪念品店里买的, 当然不是现成就刻上名字的啦。可能他们店里也卖现成刻好的,好像“麦克”、“玛丽”之类的吧。

刻上自己名字的筷子,特别有意义,用起来也体会到舅母和舅舅这么多年来对我的疼爱。

我想起我在家里吃饭时用的一套叉子和汤匙,金属的部分已经洗刷得发亮,叉柄和匙柄都是用黑色的木头做的,我已经用了很多年。




这一套叉匙,是母亲读书时候用的,后来母亲就给我用,而我一直用到现在——只要是在家里吃饭,我一定用。也就是说,已经有超过五十年的历史,而最特别的是,这套叉匙一直都在使用,从来没有像收藏品那样珍藏起来不用,或舍不得用。只是当我到英国读书的那三年,原本想带去英国用,却又怕辗转弄丢了,结果没有带去,而是买了另外一套新的。

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奇妙啊。有多少东西,是一代传一代,而且是生活中一直都使用的呢?这不是什么传家之宝,倒是一种生活的方式啊。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请问,在现实生活中,你有认识和柯老师同名的人吗?
这个世界上我就知道柯老师叫思仁

pj said...

想很久,突然想起,我有一个看似古董的宝箱。
那是大姨在中国买的,本来送给妈妈,大姨自己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不晓得什么时候,我把它拿来当成自己的小柜子用。

它静静的在房间的一角。灰尘累计在雕刻与雕刻之间。感觉上,它没用处,但,始终不想把它当成一个white elephant。

a little little wind said...

家人在家里说话的方式、语气、调调是可以一代传一代、不知不觉地相互影响着的。。。 :)

s

jiumu said...

我家有许多旧东西,因为我爱收集陈年古物,有空一件件拍照大家一齐欣赏.
现在吃饭用的叉匙是家翁送我们结婚周年的礼物,有41年历史了.
家里一部 Singer 针车是父亲买给母亲的结婚礼物,应该有 70 年了,可惜我不会缝纫.
思仁那对筷子只有来我家才用,很特别,很珍贵.

柯思仁 said...

每个人家里都有一些用了很久的东西,只是平时没去注意也没有发现。

也许,这些东西,要常常拿出来看看,摸摸,也回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