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3 June 2007

Cathay

能够在这个不断汰旧换新的岛国上留下稍为有历史感的地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是商业用途的建筑物,更是少见。其中最常被提起的这类建筑物之一,是这座建于1939年的国泰大厦。



这座建成之时是全东南亚最高的建筑物,最初是马来亚广播公司的总部;日据前不久,改建成红十字会的救援站;日据期间,是日本广播部和日军宣传部的办公处;战后初期,又是英军的总部。多少的显赫与屈辱,都在这个所在发生。

这张照片大概是拍摄于1950年代或之前,大厦还挂着 Cathay Hotel 的招牌,而酒店是在1950年代改成住宅的。这是在我的记忆之前的样貌。



我的记忆中的国泰,是这个样子的。加上铁皮的外貌,把原来的 art-deco 风格完全遮盖,大概是1970年代末的事。那时我在公教中学读书,就在国泰附近,有时还会来这里看电影。这个外观的改造,是在那时看着它加盖上去的。

这两张旧照是我前些时候在网上找到的,收藏了一阵子,已经忘了是那个网站。




2003年,国泰大厦被指定为国家保留文物,不过不是整座大厦,而只有建筑的 façade. 当国泰准备重新发展为商业大厦时,整座建筑都拆掉,只剩下这个被指定保留的部分。这是浩威拍的,在《如果岛国,一个离人》里用过的照片。



最近,我到新落成的国泰看电影,拍了这张照片。 “门面” 是旧的,其他的都是全新的。里头的空间规划满舒服的,商店也多有特色,和一般的购物中心很不一样。国泰所采购的电影,以及新的 Picture House 所放映的另类电影,都很有吸引人之处。我喜欢国泰,整体来说,作为一个商业机构,国泰是很有性格的。

只是,当我站在这座崭新的建筑物前,即使面对着那个被保留的旧门面,却完全没有记忆的痕迹。被彻底翻新的旧事物,却那么成功的剥除了任何残留记忆的可能性。

我应该赞叹新旧衔接得天衣无缝,还是感叹历史从现实中的泯灭?

3 comments:

ba ker said...

have you noticed the trend - the use of glass (supposedly new material) to complement the old architecture e.g. national museum? we have art deco, neo-classical... what shall we call this?

BTW, the louvre and the pyramid have started this trend some time ago...

Anonymous said...

yeah, i was going to mention louvre yesterday. thank you, thank you for reading my mind:)

the Parisian think the pyrimid in front of louvre is a scar on their faces. ironic or what?

NvrTileOverUr70sTerrazzoFlr said...

Erm, the Parisians will probably stage a 2nd revolution if their URA let developers demolish the Louvre, saving just the facade, and develop a 30 storey glass and steel block behind. IMPei's pyramid is nothing compared to Cathay.

看到现在的国泰,总令我想起武侠片里,假扮好人的大奸人撕下假脸皮说“其实我不是XXX,你被骗了!哈哈哈!!”,然后主角只能目瞪口呆,用颤抖的手指着他悲愤地说“你。。。!!”

要待何时,我们的城市才不需要构筑那么多假面具,可以真实地面对历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