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7 June 2007

舅母的薄饼

舅母的薄饼是天下第一美味。今晚她又煮薄饼,而我又有口福了。这是我们开始吃之前拍的照片:



不过,有几样东西没有在照片里:薄饼皮、生菜、虾,还有虎蹄。我希望没有漏掉什么。读者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舅母的部落格——我说她应该把 recipe 放在上面,她什么时候会写就不知道了。

单单是那碗薄饼料,舅母从两天前就开始准备了,里面包括笋(舅母说有冬笋更好)、包菜、豆干、红萝卜、mang-guang(中文叫什么一下子忘记了)、三层肉——我还忘记什么了吗?她说切得很累,因为她的那把刀不够好。可惜又不能送她一把新刀,因为“送刀”表示要“一刀两断”。

我吃了四条,就撑得不行了——不过,嘿嘿,我每次吃舅母的薄饼都是纪录保持者呢。创纪录的功劳是舅舅的,因为每次我刚包完一条才要吃,舅舅就会去拿一片新的薄饼皮给我!

谢谢舅母和舅舅!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wha, i begin to salivate at your words!

Anonymous said...

i am doing that on my keyboard

Anonymous said...

in about two seconds, im gonna to open my frige to look for some leftovers.

Anonymous said...

柯老师,

mang guang 应该是沙葛呗。。但正确的写法我就不知道了!

希望快点拿到食谱,我就可以在家大显身手了!

掌门人

LiuSu said...

天啊,这样诱惑食欲,令人“咬牙切齿”:-P

jiumu,您不能让老饕光活在虚拟与想象中啊,还有“嫉妒死”柯博士了。

btw, 图文并茂,作者可以写美食专栏了。

连午餐都还没下肚的人。

jiumu said...

其实也没什么 recipe,用的份量都是大概大概,有空会在我的 blog 把材料记下做参考,等着吧!
女婿有意送我一把德国制的刀,到时我会封包小红包做交换,这样就不会 "一刀两断"了.所以柯博士,你也可放心送一把小一点的.

LiuSu said...

jiumu,饼皮是手工做的吗?前阵子吃老同事家的金门薄饼,馅料都足了,连虎蹄都特地托人从厦门买来,可惜饼皮被滥竽充数,那家还是大巴窑的老字号,一斤十二块,质地像草纸。我们一边包一边怨恨。老同事誓言不再光顾它。
舅母有可靠的饼皮档可介绍,让我转告同事?谢谢。

想起,某人欠我一把切月饼的小刀多年已,看是忘干净了,我不是小器,是bangdang.我煞气大可以抵挡恶运,只担心某人,不要怨我害你hor.

jiumu said...

Liusu: Pls read my blog and you can find where to buy the best popiah skin.
1kg is $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