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8 June 2007

涂鸦的墙



你不常有机会在新加坡看到画满涂鸦的墙,这是最早让人合法涂鸦的地方。亲爱的读者,你看得出是哪里吗?你是不是曾经在这个地方,放纵一下被各种条规制度框限得紧紧的自己?

也许你也已经发现,我前文所说的“合法涂鸦”,从修辞的角度来说是 oxymoron, 中文可以翻译为“矛盾修辞法”。虽然有点生硬,但是我还没有想到或看过别的更好的中文表达方式。

“合法”和“涂鸦”,是两个无法并存的概念。的确是如此啊,在这个岛国上的种种存在,表面上看起来,总是以理性作为最高尚的指导原则,却又总是充斥着这种矛盾修辞的方式。

亲爱的读者,你是否也发现在生活中所存在的 oxymoron? 如果有的话,不妨在这里说一说。让我们好好发现一下,自己的存在,竟是那么充满矛盾、反讽和不协调。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A Stranger At Home " 也是矛盾语法。

上课时,我有时候会说“同学们,请你们安静地讨论。”。说完后,觉得自己很好笑,便立刻转口说“请你们小声地讨论”

您曾说过"irony is part of our existence"。我也开始注意到生活中所存在的吊诡。应该如何去看待这样的反讽和不协调呢?如果不去质问和了解。那么它就会形成生活中一种大家都接受的意识形态了。

When the strange is been highlighted, alienation occurs. Then it will set u thinking critically. :p

FC

Anonymous said...

好看的照片,
沉重,悲哀,深刻的话题
你怎么这么不仁慈
把一块大石头压在我心口

人居然霸道无理到如此程度
不仅要把比自己低的动物
圈围起来,宰杀屠吃
还竟然给同类以束缚捆绑

倒霉蛋的我们
还是去当傻蛋,笨蛋
穷光蛋吧

一箩筐的蛋
随买,随卖,随挑
就是别去当
wangbadan

LiuSu said...

噢,上面是一首“现代诗”吗?

阅读是一种选择,既然作了选择,就要珍惜!

所有的批判性以善为出发点。(抱歉,我好为人师,职业病。)

Anonymous said...

to you

余生自负澄清志
更有谁,他国未遇,小尊未起
国事如今谁倚仗,衣带一笔而已
便读了,部落堪恃
借问孤山林处士,但掉头,笑指梅花蕊
天下事,无可奈

from
笑笑而已

Anonymous said...

一眼望过去,还以为是壁画。吉隆坡市中心的监狱有个很长的壁画,蔡明亮的新戏《黑眼圈》有那壁画的镜头。

weixin
http://ourraisondetre.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