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7 August 2007

庙、榕树和墙

完全没有想到,在新加坡高楼耸立、整齐干净的祖屋区里,竟然可以看到这样一间小庙。看起来像是旧时甘榜路口临时搭建起来,正中安放了一尊神像,渐渐因为香火鼎盛就安顿下来的一样。就是几根铁支架起来,上头盖上几块锌板,连墙都没有呢。



小庙旁长了一颗非常巨大的榕树,只有一棵,可是气根却长得又多又粗,长成像是好几棵树的样子。绕到旁边,更让人惊讶的是,竟然看到树根长到一面墙上,而这面墙,像是年岁已久的一个小房子拆掉之后剩下来的,那是一面山墙,近代的建筑物几乎是不可能有这样的一面墙。而且,墙砖已经遭岁月风化得斑驳残缺,色彩黯淡。



我突然像是回到一个属于过去的空间,却不免讶异怎么会在此时此地见到这样的景观?

亲爱的读者,如果你们知道这间小庙、榕树,以及这面墙的故事,请你告诉我。地点就在这里,大芭窑中心大牌 178 号组屋旁。



几天之后,Royston 来南大演讲完毕,我开车送他回家。经过 Yio Chu Kang Road 某段时,他指着一条小路,那是 Gerard Drive, 对我说:“里面有一个 kumpong, 是新加坡最后一个 kumpong, 你要看就要快,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拆掉了。”

我不禁想起大芭窑的庙、榕树和墙。就在热闹的街市的夹缝之中,它们的命运,也许就是在等待,什么时候被人投诉,“政府人”就会来把它们统统都拆了砍了消灭了,好让市容整齐干净起来。

2 comments:

light said...

对,新加坡越来越少可爱的地方了。

unknown said...

多年以前好像有过和尚犯戒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