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2 October 2008

academic and journalistic

当我在写博士论文的时候,每写一章,会拿给老师看,请她提意见。她仔细地读了之后,会约我面谈,当面告诉我她的评语。有时候,她会在论文初稿中划出某一段,说:“your writing is too journalistic.” 听她这么说,我就知道,回去得要改写这段文字了。

我也有好些在报馆工作的朋友。有一个记者朋友说,她写的报道给老编看过之后,有时候,老编会指着某一个部分对她说:“your writing is too academic.” 这时,她就只好把报道拿回去改写了。

学术与大众传播,互相借用对方,作为反面教材与戒训对象,似乎显示这两个专业领域之间的对立,却也显示他们之间的密切关系。它们的功能倒也相似:传播知识、思考问题;不过,领域不同、媒介不同、对象也不同,二者也形成各别专业中的一套规则与方法。

学者与记者,有时会彼此羡慕。记者可能希望有机会像学者那样,比较专注而深入的追索和探讨某个课题,而不需要只是在迅速地复制知识。学者可能希望他们的研究成果,有更广泛的被阅读的机会,更深刻的社会影响,而不只是局限在某个狭窄的专业圈子之中。

可是,由于专业规则的限制,这些往往都只能够是某些人的幻想。在动乱的时局,或者思想限制的环境,学术圈子的藩篱会建得更高,与外界的接触也更受到局限。学者即使想要突破专业的限制,跨入社会与群众之中,也困难重重。

journalistic 或者 academic 的意义应该也不是那么绝对的,也不是那么稳定的。有时候,当我对别人说,我是一个 academic, 不知道听的人有没有发现,我把 academic 作为我的身份标签时,用的是 journalism 意义上的 academic. 那是一种反讽啊。生命的反讽。悲剧性的反讽。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学者或记者也许身份职责有别,但他们的社会良知是共同的。不管是记者型的学者,还是学者型的记者,我们都应该尊重。

well,悲剧性反讽不是个人的宿命,是这个社会应该正视的困境。

坚持到底!pk

s said...

:) 加油!

美银 said...

。。那么有没有 散文式的academic, 散文式的journalistic 呢?

我发现我好像在三者间都不是。

无意中终于发现我的文笔,写来写去,总是有散文的味道。如果我对散文的理解是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