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9 November 2008

在华校校史展遇见外公

我知道我的外公曾经是三山学校的校长,不过,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他是三山任期最长的校长,从1948年到1966年,长达18年。

早上,参加在华中举行的华校校史展的开幕,共有24所新马的学校校友会参加。出席的人非常多,所有的座位都坐满了,还有许多人站在旁边。可以感受到气氛非常热烈,尤其是许多年纪比较大的华校校友,看起来都满兴奋的。

从参展的学校名单中,知道有三山的参与,开幕礼之后,特地去找三山的展站。看到展板上书写着三山的历史,接着就看到历任校长的名单。



我马上就找到我的外公的名字。久久注视,想起我中二那年外公就去世,还来不及问起他当年做校长的往事。后来长大一点,倒是听母亲说过一些。我的书房里有好些书,是从外公那里继承下来的,虽然这些年没什么看这些书,不过,那是陪伴我成长岁月的重要依据。

前天在马悦然的讲座上,碰到久未见面的谢克先生——他是我初次投稿时,当时的《南洋商报》的副刊编辑,是我刚开始写作时提拔过我的人——谈起话来,他还说:“你的外公很有名。”

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知道我的外公,也不知道他在教育界留下了什么遗产。有机会的话,也许我应该指导学生做三山学校的校史研究。

有人要做吗?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先采访你舅舅. 我听说三山学校在当年有间唯一设有冷气的图书馆.

.snowhappy. said...

我会想做
槟华女子中学或钟灵中学 的研究。
她们
是我的
退色记忆中的挥之不去。
我妈是槟女,我表哥是钟灵。
然而地理距离总在和人玩记忆拉锯和心历blurry.
-in short,
i will b very interested to take up any study of any chinese school in msia. i'm sure i will find points of interest that links me and my family, and my (geographically) distant relatives.

原来,新马果真本是一家。。
303的课带来的思考疑惑,在这里得到了着落,有了另一种温流在心涌动。

-期待!要jio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