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1 September 2008

草根书室

知道草根书室的存在之前,就先认识草根的老板英培安。英先生是一个小说家、诗人、剧作家、散文家、评论家,所有可以想象得到的,用来形容文人作家的分类方式,几乎都适用在他的身上。

文人开书局,具有一种内在的矛盾。开书局是一桩生意,讲求的是经营的方式和盈利的多少。在人们的想象中,文人的脾性往往和生意人的作风,再现的是两种不同的目标和诉求。不过,新马的历史和现实中,却有不少文人,抱持着某种文化事业的理想,经营各种风格的书局,形成新马的一种让人敬仰的景观。



这家草根书室,开设在小坡书城斜对面,国家图书馆正对面的一座商业大厦(North Bridge Centre)的三楼。跟目前常看到的那些超级书局,如 Page One, Kinokuniya 等等相比,店面不大,种类也不那么多元(草根大概没有烹饪方面的书吧)。不过,这些年来,却是喜爱人文书籍的读者,尤其是南大、国大、教育学院的中文系的老师和学生,喜欢光顾的地点。主要原因,可能是这里的文学、历史、思想方面的书,比较集中,也比较多偏向学术的著作。中文系的老师常去草根,想要某些书而找不到,就会请老板英先生帮忙订购,以后,这些老师们请自点名的书籍,往往就会有一两本摆在书局的架子上了。

上个星期,我到草根逛逛,主要也是看看英先生,和他聊聊天。他的精神不错,一如既往的健谈。我离开之前对他说:“让我在我的部落格里,写一写草根书室,你让我拍几张照片吧。”他笑笑,然后很大方的让我拍照。下面这张照片中的人物,就是草根的老板英培安。



除了一般文史哲的书籍相当不少之外,草根还有几个比较有特色的领域。一个是现代文学和文化理论,包括西方文论和中文的(主要是台湾)文论,翻译的文论和文学作品也不少。另外一个是海外华人研究,历史、文化、民俗等等,有不少是其他地方不容易找到的。我常需要的戏剧方面也有不少,有时候我会到草根看看,有没有这方面的新书面市。

其中一个专柜,是新马文学作品,也是我喜欢浏览的。亲爱的读者,你们可以看到,下面这张照片中,我已经帮你们标示出来,我和凯德老大的书了。呵呵。我和陈乐的新书《文学批评关键词》,草根也有。英先生说,他最近在大力帮我推销呢。



草根有许多优秀作者的好书,值得购买和阅读的。逛草根是蛮特别的经验,就好像在逛文人作家英培安的书房一样。从草根的书种,读者也可以看到英培安作为一个文人作家的爱好和性格呢。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这篇“草根书室”应该给《文艺城》刊登。

陈翡翠 said...

I just went there today! I saw that uncle and he can remember me leh..... :)

Anonymous said...

互相推销才有双赢局面,这办法不错。

郭庆亮 said...

昨天才刚刚去了草根。
那里,让我联想起博.赫拉巴尔的《过于喧嚣的孤独》。
草根里整排整排的书本,默默的在那里,期待着被人阅读。小说里孤独的处理废纸工人,收藏了被遗弃的书本,慢慢的,学识”在无意识中获得的,实际上我很难分辨哪些思想属于我本人,来自我的大脑,哪些来自书本,因此三十五年来我同自己、同周围的世界相处和谐,因为我读书的时候,实际上不是读,而是把美丽的词句含在嘴里,嘬糖果似地嘬着,品烈酒似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呷着,直到那词句像酒精一样溶解在我的身体里,不仅渗透我的大脑和心灵,而且在我的血管中奔腾,冲击到我的每根血管的末梢”。
每次去到那里,看到英培安,看着那些书,就想到那个处理废纸工人,听到那些书本的喃喃自语。
这样的园地,在新加坡已经是稀少了。

秀玲 said...

上一次去草根书室是去买戏剧教学法要用到参考书,那时还在教育学院上课,大概是四、五年前的事了。希望草根能一直经营下去。那天听YM说远景书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闭了 :(

Liu Xiaoyi said...

真巧,今天下午我也正准备去草根。

另外,郭庆亮你居然有写blog的!哈哈哈哈!

Anonymous said...

大約四五年前我也在那工作一段時間

Anonymous said...

英培安是新加坡最有可能获诺贝尔奖的文人。他大概也这样的念头,所以近十年来的作品都是朝这路线发展的。可惜的是他不再写杂文了。英培安的杂文尤其精彩,笔锋尖锐,见解独到,文字更是运用得出神入化。或许柯教授能怂恿怂恿英培安开始写写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