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8 December 2007

Greene Street

纽约曼哈顿下城的 Soho (South of Houston Street) 区有一条街叫 Greene Street, 保留了许多19世纪中叶以 cast iron 建成的房子。这是 Greene Street 上的 cast-iron building 之王,是大师级的建筑师 Issac F Duckworth 所建的。



这些建筑远看像是石头做的,可是,走近仔细看,雕饰非常精细,非石头所能够做到,而且经过风吹雨淋,一个半世纪之后,仍然没有蚀损,也只有金属才可能。



我们在 Greene Street 的一家 cafe, 吃了纽约的第一个 bagel. 涂上 cream cheese 的 bagel, 吃起来 chewy, 很有咬劲,但是吃多了嘴巴会累。吃得太投入,没有拍照。接下来的几天,我们每天的早餐都吃 bagel, 但是,每天都忙着吃忘了拍照。

那天吃过 bagel 后,坐在 cafe 的楼中楼的位子,往下一看,天啊,工作人员在准备午餐要卖的三文治,那么大的法国面包,上面铺上各种色彩鲜艳的材料!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决定买一个三文治,连午餐一起吃了!



Cafe 既在以 cast-iron buildings 闻名之区,抬头一看,果然,天花板也是 cast iron 做的,而不是我们现在一般看到的石棉。不过,显然经历岁月的天花板已经走样,有点担心没有上漆的另一面会不会生锈?装在天花板上的风扇看起来摇摇欲坠。



早餐午餐做一餐吃了之后,沿着 Greene Street 往下走,来到与 Prince Street 交界的路口,有一座建筑,看起来,就像常见的纽约房子一样,一整排的窗户面向街道。亲爱的读者,你有没有发现这张照片有什么特别之处?



如果仔细看,你会发现整面墙上,只有两个窗户是真的!其余的,都是画上去的呢。这是壁画家 Richard Haas 的作品,尤其特别的,是墙的左下角,还画了坐在窗沿上懒洋洋的两只猫呢。


4 comments:

秀玲 said...

墙上的画墙,很有创意耶。画得真好!加上那两只猫,真可爱!
老师,how long did you take to get over your jet lag? 回来好几天了,还是很累,我印了一些paper来读,读不到一会儿就像睡觉了 :(

xl

秀玲 said...

对不起,打错字,我是说就想睡觉了。可见我头脑还不清醒 =(

詩 said...

真的是很有趣的地方
現代化的大都市
仍然存有歷史與回憶

哪像新加坡
只有現在、現在和現在
(個人觀點[或說“盲點”,哈哈]而已哦)

柯思仁 said...

秀玲:你回来啦!从英国回来得jet lag是比较严重,可能要两三天吧。从美国东岸回来还好,可能是在飞机上睡得比较多,一两天就ok了,而且只是晚上早一两个钟头想睡觉而已。

诗:记忆与历史文物的保留是需要争取的,而不是等待政府的“恩赐”。很多地方,这种争取是通过激烈的社会运动才得到的呢。这个地方,缺乏这种抗争的精神与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