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8 November 2007

对话

上星期六,出席了美术馆主办的“高行健对话会”。对话会是由美术馆馆长郭建超主持(“对话会”所指的对话者,应该是指他了吧),由施湘芸担任华英翻译。

郭建超看来更像是一个发问者,准备了不少倒是不错的问题。施湘芸的翻译,不如说是她对于高行健所说的话,进行诠释后重新叙述,而其中竟然常常出现诠释错误,更不用说是误译了。到了快结束时,观众可能是看不下去,当她把高行健所说的“烈士”翻译成“soldier” 时,观众里好几个人大声地说:“martyr!” 间中,郭建超也可能看不大下去,好几次由他接过来翻译。毕竟他的学养比较高,翻译起来比较顺手。

高行健谈的课题包罗万象,从美学、艺术、文学、绘画、戏剧,到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对世界的观察和省思。单单是理解已经不容易了,要现场翻译,谈何容易?

第二天的电影放映会之后,主办者请来了梁志强与高行健对话。我看梁志强一付揣揣不安的样子,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对话。梁志强一开始就说,应该要找 Eric Khoo 比较适合。结果,整场所谓对话会,就是高行健一个人在说。尤其失礼的是,对话会还没有结束,梁志强看没有他说话的份,竟然没有打一个招呼,就开溜了。

对话会看起来更像是高行健的独白。要和高行健对话?岛国这么丁点大,要找一个对话者何其不易!我想念起郭宝崑。20年前,也是郭宝崑的邀请,还不算很有名的高行健才会来到岛国。高行健这次匆匆来访五天,行程排得紧紧的,见到不少热情的崇拜者。不知道他会不会因为没有见到郭宝崑而感到有点失落?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不知道爲什麽...看了后突然又一陣失落感。

Anonymous said...

~电影放映会之后- 惨不忍睹的对话会。。。

-梁志强建议高行健来新加坡发展,因为会比在中国来的好(安全)??梁志强不知道高行健先生已住在法国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梁志强还建议高行健要如何把电影打入市场吸引投资商。。。
哦...my god...

-发问时间,一位坐在最后第二排的小姐想听听高行健对这一次拍电影的看法,但翻译员小姐并没直接把问题传达给高行健而是先说自己的看法。。。(她成了高行健的代言人?)
我这庸俗者分不清翻译员小姐的翻译/诠释水准;而翻译员小姐却分不清谁是这场对话会的真正主角??
我想大家应该都不是为听她(翻译员小姐)的看法而来的吧。。。

s

Anonymous said...

我一直在想,有关单位为什么不找柯老师呢?是不是老师您没时间呢?有眼不识泰山!

爱丽丝 said...

你好。

读了你的感想,想象当天的情景,觉得非常有意思。

很想大笑,又很想骂人。

坦白说,让高官大人亲自验收,实在是最妙不过了。

因为没有什么比当头棒喝来得更有效。

一个认真翻译多年的人,对翻译一定慎而重之,绝对不会掉以轻心。

因为吃过翻译的苦,更了解学无止境的道理。

这个小岛,有太多人以为翻译很简单,不少人又因为bilingual(或精通单语),而认定自己也一定可以胜任翻译。

真懂的人太少,自以为懂的人又太多,还有不少在旁边批评指教的人...

翻译绝对不是在闲话家常,除了得精通双语,还必须深刻了解两种截然不同的历史文化、风土民情(当然还包括专业知识、普通常识、个人素养等等等)。

单靠英文A华文A是不够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