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 June 2009

六四



明天,六月四日,是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20周年。

20年前,当互联网还不是很普遍的时候,我们对于在中国北京发生的事情,都是通过电视和报纸知道的。从五月开始,《联合早报》就常常在头版大标题报道天安门的情况,还有中国各地的反应。

六月四日的凌晨,军队开进了天安门广场。我和几个朋友,决定我们要有一点表示。于是,我们找到一家印制 T 恤的公司,买了几件白色的 T 恤,前面印上“痛心疾首”四个黑字,后面印了“六四天安门”。某个星期天的早上,约了在 Wisma Atria 的门口集合,然后沿着乌节路走下去。

当我们还在等人的时候,就看到乌节路上,有警察车在路上。我们也不管。人到齐之后,我们就向市区的方向走去,警察车不断地在路上巡驶。

最后,我们走到 Plaza Singapura 前,有几个警察走过来,要我们脱下 T 恤,不要再继续走下去。有一个警察说,他们是属于东陵区,走下去就是别的警署所管的范围了。然后,警察把我们的个人资料记下来,就让我们走了。

每一年,我都记得这一天。但是,大多数的新加坡人好像都不记得了。

今年,20周年。六月四日晚上,电力站要主办一个纪念活动,今天下午突然说“有关当局”不准活动进行,说是在“政府拥有的场地”举行这个活动是“不恰当”的做法。没有多久,电力站的负责人又说,活动的准证拿到了,可以举行了。

让我再默念一遍:六四。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谢谢您!您为“六四”做的事让我感动。从来或者很少涌起向人致敬的念头。现在,我向您致敬!

piggytyx said...

原来老师也曾走上街头
在新加坡的大街上

yumei said...

20年前的今天,我在中国银行工作,每天都有许许多多的人在银行挤提(挤体提款),行里头人山人海,每天都要工作到凌晨两三点,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怕怕!

仕豪 said...

感谢您告诉我活动没取消。

刚才(昨天了),8点多开完会后才急急跑到电力站(真是跑)。

结果他们说“演出”8点就结束了。

演出?不是纪念会吗?

无论如何,有人记得,有些行动,已经很欣慰了。

千万不能忘。

-仕豪-

Anonymous said...

那个时候,我才刚教书没几年,还念了当时的“绝食文”给学生听。
是历史,就永远不能被隐瞒掉!

Anonymous said...

依旧是痛心疾首。
和你属于同一个年代的人。

Yanshan said...

WOW I'm impressed that you did that when you were young.... 真是人不痴狂妄少年 (eh.. Not sure how many typos in this sentence...)

20 years ago, my auntie & family were in BJ & witnessed the whole event from their hotel window.

20 years ago, I was so excited with the event that I cut all newspaper cuttings I can get my hands on and started my first scrap book!

20 years.. how many more 20 yea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