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4 November 2009

不会改变的剑桥



收到ZC寄来的明信片。他刚到剑桥,是三一学院的学生。这是三一学院通往大学图书馆的后门,那条笼罩在迷蒙烟雾中的小路,就叫做 The Avenue. 他说,S将我当年穿的黑袍给了他,他将穿着出席入学晚宴。那是13年前的往事了啊。我初抵剑桥,黑袍也是买二手的。在我之前,不知道有多少人穿过,行礼如仪的随着院长走进饭堂。一列穿着黑袍的学者与学子。恐怕800年来都是如此行礼如仪。三一的这道后门,当年我也是常常穿过,虽然我不是三一的学生。那种烟雾迷蒙的氛围,完全没有改变。这张照片,也许是很多年前拍摄的,也许是今年刚刚拍摄的。完全没有不同。我走过, S走过,现在ZC走着。前前后后有多少人啊,走过的是完全相同的这道门。



如果有朋友到剑桥,天气好的话,几乎都会带他们到这个地方,离开剑桥市不远的 Grantchester. 那里有一个果园,可以在苹果树下喝茶。XL去年到剑桥读硕士,我叮嘱她一定要到这个小村庄的果园。这是她刚刚寄来的明信片。Grantchester 也是一个一百多年来都没有改变的地方。有改变的话,大概是苹果树长大了,或者老了。想来XL是很享受剑桥的生活,她刚刚在夏天毕业了。她应该也很想念这一年的剑桥。

今年是剑桥建校800周年纪念,可惜我没有机会在这个时候重返旧地。ZC和XL都刚好碰上了呢。明年吧,明年我肯定会来的。没有碰上800年也没有关系。再过800年,我想,剑桥还是有些地方是不会改变的。

2 comments:

Lang said...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恋人、恋事、恋景......不都是因以自己为轴心的一种感觉吗?
不同时刻不同阶段从不同人的视角,Grantchester的样貌都可以不一样。
谁能说什么什么是恒久不变的?
你我皆凡人。

秀玲 said...

柯老师:

我是真的很想念剑桥!从89年第一次到剑桥,到今年从剑桥毕业,对我来说剑桥的一切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所以我打算12月回新加坡前再去一趟剑桥。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朝圣的心态?!

跟老师的看法一样,WG说过,如果Grantchester Group的Virginia Woolf和Rupert Brook等人还活着,回到这个果园,他们会发现它还是跟以前的一样,没有什么改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