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6 September 2007

肥胖的隐喻

《联合早报》2007年9月16日

最近上映的一部歌舞电影《膨发飞舞》(Hairspray),歌舞场面精彩,剧情扣人心弦,人物塑造有说服力。不过,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膨发飞舞》让观众通过历史作为隐喻,思考某些当前的现实课题。

《膨发飞舞》的背景设于1962年的美国城市Baltimore,描述一个胖姑娘Tracy梦想成为电视节目的歌舞演员,虽然她能歌善舞,却被具有私心的电视台制作人以她超重为理由而淘汰。另一方面,在种族主义仍然盛行的1960年代初,电视台的节目以白人为主,不让白人和黑人同场演出,而黑人的节目也只是每个月播映一次。就像所有好莱坞电影所展示的美国式的理想主义,最后,Tracy战胜了他人对于她的肥胖的偏见,争取到在电视节目中表演的机会,而Tracy勇敢地参加黑人争取平等地位的游行,也间接使得黑人在电视节目中有一席之地。

今天我们看这部电影,也许不觉得其中对于主流意识形态有太大的挑战。不过,当我们知道这部2007年版的歌舞电影是改编自2002年的好莱坞音乐剧,而后者则是改编自1988年由另类电影导演瓦特斯(John Waters)所编导的喜剧电影,也许有不同的体会。1988年,正是冷战结束前的意识形态对峙的最后高峰期,也是里根政府的保守主义高涨的时代。虽然我们无法得知(也不需要知道)瓦特斯在这一年编导《膨发飞舞》的动机,但是,电影中展示的自由开放气氛和具有社会运动热潮的1960年代,显然在1980年代中后期的社会语境中,具有某种隐喻意义。

人们记忆中的1960年代,是一个解放的时代,也是一个争取平权运动的时代。在美国,以及西欧国家,譬如第二波的女性主义,少数种族争取公民权益的运动,以及同性恋者的平权运动,都在这个时代有积极的社会运动,不仅提高人们对于这些边缘族群的理解和意识,也为这些族群争取一些比较平等的待遇。

《膨发飞舞》里的黑人为争取在电视节目中与白人同场演出而走上街头,再现了社会运动的某个场景。Tracy以白人女孩的身份,加入黑人的游行行列,并以歌舞的形式呈现,也显示了后来者的某种理想主义的想象与感性投射。值得玩味的是,Tracy的肥胖,使她成为主流审美观念中的异类而被排挤,《膨发飞舞》的主题,正是借用肥胖作为隐喻,挑战人们习以为常的意识形态。

我们现在看Tracy的肥胖而引起的种种情节转折和高潮,觉得好笑,又具有娱乐性。可是,如果想一想肥胖者在社会中所受到的歧视,不得不承认,女性、少数种族、同性恋者的权益和社会地位,在美国这个社会中,也许有不同程度的改善,肥胖者所遭受的主流意识形态的迫害,似乎没有太大的进展。

也许,很多时候,我们就是属于那个主流群体中的一分子,不自觉但是实际上对某个边缘族群进行迫害。就像是一个盆栽的种植者,他认为盆栽是美丽而有意境的,他把这种他认为理所当然的价值加之于这棵植物上,用铁丝和各种工具,根据他心目中的意境,把植物扭曲摆弄,不让植物自然生长。

盆栽——这是我近日看到的最震撼也最让人感觉悲哀的隐喻。与盆栽相比,《膨发飞舞》中的那种浪漫气氛和理想主义,显然离开1960年代社会运动的悲壮和惨烈颇远了。不过,《膨发飞舞》毕竟是又一部好莱坞宣扬主流意识的电影,其中的隐喻就只好由那些具有社会意识的观众自己去解读了。

倒是盆栽。任何时代都有被扭曲的盆栽,也有自以为是的盆栽种植者。也许,因此,每个时代都还有勇敢和悲壮的社会运动者。

11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盆栽种植者 追求自以为是的完美
精心挑选一级的园丁去修剪花园里的树木

一级园丁们 小心翼翼地修剪每一棵植物
花园里布满了一棵又一棵完美无瑕的树木

盆栽种植者 打造了个神话
他拥有了个人人赞誉的盆栽花园

但一棵棵树木 却失去了自己。。。

s

詩 said...

Ke Lao shi,

do you mind if I link this post in my blog?

柯思仁 said...

诗:no problem at all.

柯思仁 said...

s: 我们常常扮演盆栽种植者的角色,如果多从对方的处境和角度看问题,也许就不会有这些失去自己的盆栽了。只是,当我们专注投入于某一个角色时,何尝容易跳出角色?

詩 said...

thanks!

Anonymous said...

对呀,当年级渐大时(哈,好像把自己说得很老似的),
也会不时提醒自己,要多从另一方的处境和角度去看问题。。。

有时会对人的冷漠觉得好失望。

现代人从小就被灌输不要轻易去相信别人,
不然就会伤了自己,
因为怕伤了自己,
现代人都处于一层保护膜里与别人接触,
不太会去相信自己(自己的感觉)了。。。

处于保护膜里 小心翼翼地过活
隔着保护膜里 和相遇的人相处
没有必要时 也无须 去理会人
这样会少了很多麻烦。。。
这是现代父母教育的方式吗?
(感觉好像在念咒语)

我尝试用不同的角度 去想 去看,
处于保护膜里 可能真的会少了很多麻烦。。。
但 也因隔着保护膜里和人相处,
那样的空间变得冷冷的,
冷冷的空气 冷冷的人 冷冷的心。。。

要去相信自己(自己的感觉),
对现代人来说 其实也需要 一份很大勇气。

从另一个角度去看,
其实冷漠的人也挺可怜的。。。

(哈,一大清早,还没睡醒,在胡说八道。。。)

s

yl said...

冷漠的人并不可怜。

冷漠对那些曾经受过伤害的人来说是一种保护。

害怕再一次受到更严重的伤害。

也许是受了伤,人也变得麻木,变得冷漠。

要让冷漠的人打开心房是要费很大的功夫才能办到。

要让冷漠的人为自己解开那复杂的心锁,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一种赌注、对自己的赌注。。。

Anonymous said...

受了伤
而变得麻木 变得冷漠
那会不会是 自己 对自己的另一种伤害?

s

Anonymous said...

伤 是灰色
麻木 + 冷漠 是加上冰霜的灰色
似乎是更沉重了。。。

会不会 放下灰色
才会有 空间 容下其他颜色??

a....
让我想一想
这是个很深的问题
年级渐大了 要多从不同的角度去看问题
现在又是 一大清早 还没睡醒。。。
可能我又是在胡说八道了。。。

s

piggytyx said...

这么一说,我发现
我一直在用我的手
努力种植自己这棵盆栽

柯思仁 said...

说得好极了!我们常常把自己种植成盆栽。

今年的“隐喻”一课,我用了这首诗。你们去年的这课不是我教的,大概没有讲到吧。

洗头 李仙生

洗头的时候,总觉得头上有什么东西在蠕动,抬头,照见镜子里一株一株的水仙,从我头上长出。赶紧用洗发精猛力的搓揉,用热水狠狠的冲洗……

我害怕我的头
怎么会变成客厅里的盆栽?

猛抓猛抓,一阵慌乱之后,发现一株一株的水仙,沿着发梢飘落,俯身拾起

一把尸体在岁月里